2019年05月22日 星期三
您当前的位置:详细内容
概述:唐宋词是一朵诱人的情花——窥探唐宋词的基本特质
文章来源: 语文教研组 徐舟  发布时间:2013-09-23  浏览:7052

概述:唐宋是一朵诱人的情花

——窥探唐宋词的基本特质

阜阳五中语文教研组   徐舟

一、  谁识庐山真面目——究竟什

,即“曲子”的称,另有称,如“余”、“短句”、“章”、“别调”、“琴趣”、“笛”等等。

从词的这些“芳名”中,我们可以窥探词的某些基本特质:

(一)词是配合宴乐演唱的长短句

    我国古代诗乐一体,《诗三百篇》与汉魏六朝乐府诗大都是合于音乐而歌唱的,唐代绝句也有配乐歌唱的,但诗与乐的性质及配合方式有不同。沈括《梦溪笔谈》指出:“以先王之乐为雅乐,前世新声为清乐,合胡部者为宴乐。”

“宴”,用胡夷、里巷之曲,是疆少数民族及域外入的曲族民间乐曲融合所生的一新型音这种包含异国情、容元素的新音,旋律抑化多端,与以“中和”、“典雅”主的传统大异其趣,新悦耳,哀极情,富有刺激性,深受世人青,很快靡流行来。

宴乐的兴起,直接促使了词的发生。

从外部因素看,词在本质上是音乐文学,词的欣赏首先应该是音乐之美,但在今天已经不可能了。

词本名叫“曲子词”,即包括了曲子(音乐)和歌词(文学)两个方面,简称为词。两方面中,最初是以曲子为主的,歌词处于次要地位。所以词首先必须是能唱的。可惜的是,随着宋朝的灭亡,词的演唱方法失传了。虽然姜夔的17首词自注有工尺chě我国民族音乐音阶上各个音的总称,也是乐谱上各个记音符号的总称,是今存唯一的宋代词乐文献,在我国音乐史上具有重大的价值。但仅凭这一点材料,已不可能恢复词的演唱了。今天大家所观赏的关于岳飞的《满江红》、李清照的《一剪梅》,乃至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的演唱都不可能体现词的真正演唱特点。

其次,是词的长短句特色。词虽然有齐言的,但还是以长短句居多。长短错综的句式、高低起伏的平仄、以及各种韵律的使用,使得词即使在不能演唱之后,单纯依靠诵读也能获得一种音韵之美。

(二)词是继唐诗之后兴起的一种新体诗

任何事物的发展、演变主要在于自身的矛盾运动,中国诗歌从《诗经》四言诗滥觞,至汉魏乐府以五言体为主,六朝诗体日益追求汉语的音韵、形式美,至唐代发展为整齐的绝律近体,代表了汉语诗歌无与伦比的美的形式。迅曾感慨:“一切好,到唐已做完。”站在唐代诗人肩膀上的诗人只有另辟蹊径,勇敢地打破近体诗的整齐划一,词因而名之为“诗余”、“长短句”。可见,词是诗歌内部嬗变的结果。

二、唐宋词兴盛的渊薮——歌妓歌舞佐酒与文人填词听歌

王国在《宋元曲史》自序中:“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六代之骈语,唐之,宋之,元之曲,皆所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焉者也。”

王国的“一代之胜说”指明了各个朝代文学的中心所在,也表明了王氏自己的文学。王国维还认为文体都不可避免地有生、展、鼎盛直至衰亡的程,无疑是富有辩证精神的。他的解反映了文学展的一些重要律。

词发源于唐朝, 展于五代,繁于宋代,衰微于元代。

缘何“歌妓歌舞佐酒与文人填词听歌”成为唐宋词兴盛的渊薮呢?

(一)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宋初百余年,生产力持续发展,社会经济高度繁荣,手工业和商业非常繁盛,城市发展迅速。宋代都市不同于唐代都市的特点是:打破了坊(住宅区)、市(商业区)的界限,商业和娱乐业蓬勃发展。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全景式地再现了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的繁华热闹。

新的文化娱乐需要和生活时尚随之产生,市井娱乐文化十分兴盛。地位高的文人士大夫多蓄养歌妓歌舞享乐,地位低的民间市井则日夜出入勾栏瓦肆等娱乐场所。

词,就这样在酒宴歌席上闪亮登场,成为宋代社会文化消费的热点。社会对词的需求大大增加,自然激发了文人词客对词这一新潮娱乐艺术形式的追求热情,而美女演唱这种直接的口头传播方式更是刺激了词人的创作激情,文人们在正事之余踅(xué)进这一新张的“夜总会”里,尽情喧闹歌吟。

鹧鸪天

北宋·晏几道

【宋代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晏殊幼子】

小令尊前

【玉箫:指在筵席上侑(yòu)酒的歌女。唐·范摅(shū)《云溪友议》载,韦皋与姜辅家侍婢玉箫有情,韦归,约少则五年多则七年来娶,留玉指环为信物。八年不至,玉箫遂绝食死。后来,韦得一歌姬,酷似玉箫,中指肉隆起隐然如玉环。词中以“玉箫”指称,当意味着两人在筵前目成心许。】

银灯一曲太妖娆(美丽可爱)

【表露出词人的爱慕之情】

歌中醉倒谁能(遗憾)

【美酒、清歌、丽人使词人陶醉】

唱罢归来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

碧云天共楚宫遥。

【楚宫:楚王之宫,指借玉箫的居处,亦暗示她“巫山神女”的身份】

梦魂惯得无拘检,

又踏杨花过谢桥。

【谢桥:谢娘家的桥。唐代有名妓谢秋娘。词中的谢桥指女子所居之地】

【今夜里,词人的梦魂,在迷蒙的夜色中,又踏着满地杨花,悄悄地走过谢桥,去重会意中人了】

南宋·邵博《邵氏闻见》卷第十九记载,当的理学家程听有人吟晏几道“梦魂得无拘,又踏过谢桥”句,笑曰:“鬼也。”意亦之。所“鬼”,意即这样梦魂缥缈的境界,只有“鬼”才能写出来。

从全词来看,作者描写落拓文人在春夜筵席上,相识一位美艳动人的歌女。灿烂的银灯,美妙的歌声,令人陶然醉倒。下片写别后归来的刻骨相思。春夜独处,寂寞难忍。然而碧天无尽,人间阻隔。词人以“楚宫”借指歌女居处,暗示她那“巫山神女”的身份。“梦魂”二句,宕开笔墨,由相思而入梦,在迷蒙的黑夜里,虚幻飘忽的梦魂,又踏着满地的杨花,悄悄走过谢桥与情人幽会。尤为新颖形象,扣人心弦。

春夜酒筵,我邂逅美女名玉箫。

轻歌曼舞,她太过妖娆;

痛饮醉倒,我了无遗恨;

唱罢归来,酒意未消。

春日独卧静悄悄,长夜不寐心如潮。

碧云蓝天人相隔,楚王离宫路迢遥。

梦魂惯常无拘束,踏着杨花过谢桥。

(二)宋代统治者的大力倡导

《宋史》卷二五〇《石守信传》云:

乾德初,帝因晚朝与守信等饮酒,酒酣,帝曰:“我非尔曹不及此,然吾为天子,殊不若为节度使之乐,吾终久未尝安枕而卧。”守信顿首曰:“今天命已定,谁复敢有异心,陛下何为出此言耶?”帝曰:“人孰不欲富贵,一旦以黄袍加汝之身,虽欲不为,其可得乎。”守信等谢曰:“臣愚不及此,惟陛下悲哀矜之。”帝曰:“人生驹过隙尔,不如多积金、市田宅以遗子孙,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君臣之间无所猜嫌,不亦善乎。”守信谢曰:“陛下念及此,所谓生死而肉骨也。”明日,皆称病,乞解兵权,帝从之,皆以散官就第,赏赍甚厚。(“杯酒释兵权”)

宋太祖赵匡胤从后周的孤儿寡母手中夺得皇权后,有鉴于唐末五代藩镇称雄割据的分裂局面,解除了禁军宿将的兵权,并以多置歌舞妓女为号召。

所以,“君主的提倡,词体的尊严”是词在宋代大放光彩的重要原因。在词的形成发展繁荣过程中,整个社会的导向作用同样十分明显。如果说唐代的诗人在某种程度上还只是供皇室及其统治者御用的工具和玩物而已,那么宋代的词人已由被别人欣赏而一跃登上了政治舞台,并成为宋代政治舞台上的主角。宋代的皇帝几乎个个爱词,宋代的大臣则几乎个个是词人。宋代政治家范仲淹、王安石、苏轼等都是当时的著名词人。在封建社会中从不抛头露面的女子李清照也成为一代词宗,名垂千古。

三、女性化特质——唐宋词独特的审美视角

(一)“词为艳科”:唐宋词独擅的题材领域

词,最擅长描写美女姿态、男女情爱、离别怀苦等情景,喜欢簸弄风月,陶写性情。故而,从本质上说,词是“女性文学”,以婉约为宗。在内容题材方面,形成了“词为艳科”的特色。

诗与词,一开始就有了明确的题材分工,即“诗庄词媚”。诗主要用来述志,词主要用以娱情。如一代文豪欧阳修,是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论诗文主张“明道致用”,文气纡徐委婉。然而他的艳词却写得缠绵悱恻、唯美动人。以致有好事者为了维护欧阳大人高大完美的正人君子形象,就自作主张地认为他的艳词是小人栽赃诬陷,这反倒弄出了词史上一笔知识产权的糊涂账。

钱钟书在《宋诗选注》里以学者的幽默评说词的题材特点:

宋人在恋爱生活里的悲欢离合不反映在他们的诗里,而常常出现在他们的词里。……也许可以说,爱情,尤其是在封建礼教眼开眼闭的监视之下那种公然走私的爱情,从古体诗里差不多全部撤退到近体诗,又从近体诗里大部分迁移到词里。

(二)“香草美人”:唐宋词的女性化审美特质

唐宋词是一朵朵美丽的情花,它们以不同的姿态给我们展示着各种女性的美态。

1.慵懒忧郁美

 

菩萨蛮
晚唐·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云欲度香腮雪。

【小山:唐代女子好画“小山眉”。过了一夜,眉黛深浅不匀,如山峰重叠之状。《天宝遗事》记载,唐明皇令画工作“十眉图”。一曰鸳鸯眉(又名八字眉),二曰小山眉(又名远山眉),三曰五岳眉,四曰三峰眉,五曰垂珠眉,六曰月棱眉(又名却月眉),七曰分梢眉,八曰涵烟眉,九曰拂云眉(又曰横烟眉),十曰倒晕眉。

金:指“额黄”,六朝以来妇女习尚。唐代女子又好在额部涂上黄色,过夜后其色有明有暗。

鬓云:鬓发浓密如云。度,这里是“纷披”的意思,具有动态的活泼美。

香腮雪:香腮白净如雪。

❀此句从视觉和嗅觉突出了女子容貌的美艳,金光明灭,云鬓飘拂,连细小的眉发也动感撩人。

展现了一个早晨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未做任何打扮的少妇形象——楚楚动人。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着一“懒”字和“迟”字,说明女主人公对打扮并无兴致。因为她的心上人不在身旁,打扮得再漂亮又给谁看呢?其惆怅倦怠之情,生动可睹。——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蛾眉:古典诗词中关于美女的传统意象,以对女子眉毛美好形状的形象刻画,来代指美女的整体气质。词人还多用“翠黛”、“翠蛾”、“远山、“春山等形容代指美女容貌。

如李白《怨情》中“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展现了女子既想要保持自己美丽的形象,又伤心于无人欣赏的纠结心理。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展现了一幅花面相映图。花固然美,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人面固然也美,但容颜易老,像花一样易开易落。于客观地描写人物活动中,暗寓其人对镜时自赏自怜之意。自赏,人面如花;自怜,寂寞独处。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鹧鸪”和“鸳鸯”一样,有“归宿圆满”、“鸾凤和鸣”之意,鹧鸪尚且成双成对,而自己却形只影单。词人借成双成对的鹧鸪反衬孤寂的闺中女子,以高超的表达技巧揭示了女主人公懒起、迟妆、意慵的原因,展现了物双人单、情何以堪的哀愁。

全词以“绮丽香艳、婉约柔媚”的风格,描绘出女子的闺中生活情态,给人以女性化的独特审美感受。

 

2.温柔痴情美

菩萨蛮

晚唐·韦庄

红楼别夜堪惆怅,

【红楼:富家女子的居处】

香灯半卷流苏帐。

【流苏:以五色鸟羽或彩丝结成须带,此为床帐上的饰物】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

【金翠羽:本是指美人的金钗,此为琵琶之妆饰图案,形容琵琶之精美】

【黄莺语:此形容琵琶乐声的悦耳动听。白居易《琵琶行》:

“间(jiàn)关莺语花底滑。”】

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

【绿窗:绿色纱窗。指女子居室】

这首思乡怀人词,充满离别的情爱。上片追忆当年分别之夜,佳人在天明和泪相送的情景。换头承上写美人弹奏一曲琵琶,弦上的美妙声音,宛转如莺语。结末二句,由乐声而想起离家时爱人的叮嘱,也许她此刻正在倚窗凝望,等待自己归来。情词凄婉,而“语意自然,无刻画之痕”(《词综偶评》)。

当年红楼夜别离,心中无限惆怅。

黯淡灯光,映照着流苏帐。

残月西沉,行人出门,

美人泪盈盈,依依话别辞。

纤手弹一曲,宛如黄莺语。

临别叮咛我,早日返故里。

美人倚窗盼,痴情有谁怜?

3.哀怨悲戚美

   蝶恋花

   北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4.动情放诞美

思帝乡

晚唐·韦庄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这是一首反映少女要求自由择偶愿望的情歌。词中以女子口吻表达她在春日郊游中,看到一位风流潇洒的少年,一见钟情,决心嫁给他,即使被薄情郎所抛弃,自己也甘心情愿,决不以为羞耻。

 

5.娇羞活泼美

点绛唇

北宋·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刬(chǎn)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更为有趣的是,这些歌咏美女与爱情的美丽小词,基本上都是男子来代言的,形成了中国最为奇特的民族文学风情:“男子作闺音”。好端端的大男人干嘛要学“娘娘腔”作“妮子态”呢?这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审美心理和文化形态呢?

这种双重的性别意识和文学现象,可以用女性主义“雌雄双体”的理论来解释:男子模仿柔美的女性语言,在无意中流露男性心灵中女性化的情思,使词更富言外悠长之韵味,达到文学艺术的理想境界。中国文学从屈原“香草美人”自比以来,就形成了这种古老的男性修辞传统,男性将他们无从解脱的现实、文化困境转移到女性艺术形象上。闺中女性欲望和饥渴的言说,就是男性自身困境的化装舞会。

所以,词的女性化审美特质是词体自身富有意味的形式、社会思潮激荡、传统政治和性别文化演变的合力结果。

四、风情万种——唐宋词是一朵诱人的情花

在宋朝的花园里,凝霜含露,最美丽诱人的情花莫过于宋词,她占尽园中风情,将哀婉凄凉的闺怨之情、缠绵悱恻的离别之情、温婉真挚的欢爱之情、洒脱奔放的豪壮之情、感天动地的爱国之情、怀才不遇的失路之情,都汇集于词人的笔下,凝结于一首首的词作中。

故而,有人愿意把宋词比作玉兰,说她清幽高雅、不染凡尘;有人愿意把宋词喻为橄榄,初觉生涩但回味隽永;而我则喜欢将宋词看做一朵诱人的情花,她以绝色英姿深深地吸引着我们,可见,唯有“情”字能让世人肝肠寸断,但却始终执著追求,不忍放手……

 

 

 

  

 

 

顶部】 【关闭

Copyright © 2012 - 2015 阜阳市第五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阜阳市开发区新阳大道1号  电话:0558-2220202  备案号码
皖ICP备11021040号-1

今日访问量:  历史访问量: